南部战区海军远海训练 穿过国际日期变更线
来源:南部战区海军远海训练 穿过国际日期变更线发稿时间:2020-04-02 12:17:20


△ 当地时间3月24日早上8点,ORA酒店,我被电话叫醒,通知早餐已被放置在房门口。入住隔离点有个注意事项:在房间隔离期间一切只能等候电话通知,不能出门。

△ 当地时间3月30日下午,韩国首尔,我所在社区的工作人员又送来一大箱物资,箱子上面用英文写着“首尔市政府为新冠肺炎隔离人员提供生活必需品,请您在家做好卫生工作,谢谢”。我把两次送来的物资放一起拍照记录。

△ 当地时间3月24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出机场的时候,机场大厅的大钟显示,已经过了凌晨一点。

为了不耽误防疫工作,慕荣琪5人在去武汉前都选择将自己的长发剪去,留成齐耳短发,“过来后才发现,我们剪得还不够。”慕荣琪说,在培训期间,她们5人又集体剪了一次发,“真的很短,虽然方便了工作,但也给我留了个‘难题’。”

新冠肺炎检查完毕之后,已经是晚上8点,我们被安排在大厅一侧等待前往隔离点休息。

2020年2月17日,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康盈医院接到县卫健委下发组建支援湖北护士医疗队的通知后,立即在全院进行动员,不到2小时,便组建起5人医疗队。“5个人都是护士,其中,慕荣琪是心血管呼吸内二科的护士长。”康盈医院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慕荣琪今年26岁,是5人队伍里年龄最大的,“积极、主动、有责任心。”

工作人员给我换了蓝色的机场挂牌后,带领我和身边三四位有症状的旅客一起来到写有“强化限制区”(Enhanced restricted area)字样的区域。洗手消毒后,我们各自戴上了一次性橡胶手套做防护。

她用浴巾包住短发假装在消毒

“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去武汉,去帮忙。”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2月24日是她原定的婚期,但她“自私”了一把将婚期推迟了,“我告诉未婚夫我将要去武汉支援的消息后,他没有怪我,只是有些担心我。”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检查点“全副武装”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