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港公署发言人正告英政客:停止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牛津大学动物学系教授古塔普领衔的团队在3月24日发布的论文中指出,“群体免疫”的实现可能助推了意大利疫情“拐点”的到来。

3月27日,在意大利米兰,穿着防护服的士兵将棺材从贝加莫地区运往奇尼塞洛巴尔萨莫公墓。

帕多瓦大学病毒学教授乔治·帕鲁指出,禁止公众聚集等措施涉及宪法问题,而关闭学校、公共场所又需要和大区政府协调。意大利所采取的封锁措施,已经是做了他们“能做的一切”。3月21日,意大利新增确诊病例数达到6557人的峰值。此后连续十天,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都在4000人到6000人间徘徊,增速整体上保持下降态势。

但在采取全国性封锁措施之前,意大利防疫政策陷入“没有在阻止病毒传播,而是在跟随病毒传播”的状态。

截至3月30日,新冠病毒疫情已经造成意大利境内101739人感染,11591人去世,死亡率居全球之冠。但与此同时,这场意大利“自二战以来最大的危机”有可能迎来转机。当天,意大利新增确诊病例4050人,连续三日下降,并创下两周来的新低。

欧盟委员会也成立了疫情应对小组,欧盟主席冯德莱恩亲任组长,宣布目标为“确保整个欧洲有足够的防护设备和医疗用品供应”。

截至3月29日,在拥有1000万人口的伦巴第大区,超过4万确诊病例,6000余人病亡。而在相邻的维内托大区,500万居民中约有8000人感染,300余人死亡。

意大利的疫情防控并没松懈。

显然,伦巴第的保守防疫,是意大利防疫“乱象”的一个缩影。在采取全国性封锁措施之前,意大利中央政府卫生部、民防部及20个大区、8000多个市镇发布了一系列互相矛盾的行政指令。在是否关闭学校、酒吧等聚集性场所的问题上,政策多次反复。

老龄化严重的发达国家面临重症率激增风险,而作为欧洲老龄人口比例最高的意大利,在传染病大流行中保护老年人的体系其实比其他欧洲国家完善。意大利设有国家流感监测系统,以1000名服务基层的全科医生上报的数据为基础,不断监测全国流感的感染率和重症率。整个防护体系最依赖的还是疫苗接种,65岁以上老人都会被要求接种疫苗。